孙异能

脆皮鸭爱好者

那个,彩蛋被🔒了

我图片都倒放了,我真的懒得贴外链

《天桥底下犯桃花》的小彩蛋h

天桥底下犯桃花

(社会主义接班人总裁攻×护短嘴贱算命先生受)

命中犯桃花的金总裁遇上陶半仙后……大师,我看你命中缺我

*最后有个h彩蛋,我怕被河蟹就把图倒过来了

大家反转手机或者活动一下颈椎 ​​​

(1)

那天桥下一男子着青色马褂盘腿席地而坐,随手往面前一副天干地支八卦图上扔了几个铜钱,定睛看后“啧”了一声。

“大师,您看我儿子这姻缘……”中年女人屁股不动然后蹭着小板凳往前挪了挪。

“唉。”男子摇了摇头,“这命里全是烂桃花。”

中年女人大惊,“大师果然厉害,我儿子交过九位女朋友,结果都没走到最后,好不容易有一个都要过门了,结婚当天被人抢婚……”说罢从皮包掏出几张红色的票子往男子面前推了推,“大师,您再看看?”

男...

《噤声》4更新预告

唉,都让我把这篇写下去,那就听从民意
你们是想走剧情还是开车?
这问的好像是废话
我想想玩点什么play呢
现在毛毛还不是o啊,因为是十年前的毛毛,我得搞点事弄个发情期

惊梦

深情流氓军阀攻×清冷温柔戏子受
一听戏就困的周军阀,睡醒了抬眼台上瞧,结果一见钟情付了一生真心。独立倔强的戏子受被死缠烂打地追求最后也认了。
(1)
顾清让在侧门掀起长衫缓步刚下了黄包车,秋园内就有人快步走过来与他低声了两句,说是师父回来了。
顾清让微微颔首,回过头掏出几枚铜元递给车夫后便进了院子。
绕过垂花门再往西侧走便是师父的住处,本以为因喜净师父这私人庭院中应当是无人的顾清让见院子当中站着一位少年时脚步顿了一下。
少年也发觉了他的存在便也回过身来看,少年清瘦单薄线条柔软又美好,皮肤清透净白,勾着一双盛满着星子的桃花眼往自己这个方向望来后,不太好意思地笑笑,唇红齿白。
顾清让发...

《噤声》3(2k小破车,请排好队刷卡上车)

>被脱到只有一只袜子的毛毛(我就是变态
>半强迫
>轻微粗口
>有咬play

*这文感情戏份肯定还在虐的部分,但是后期也会发糖的

上车戳这里

weibo孙异熊|这是一只野生的异能 


更新预告(已更新)

今日的贺顶红脆皮鸭文学已经在搞起来了

实在抱歉,最近拔了智齿,因为创面有点大发炎后高烧了几天才耽误了更新

连着好几天清汤寡水的饮食感觉已经无欲无求

应该中午就能够写完这个2k左右的小破车了

#被脱到只有一只袜子的毛毛(妈耶,我可真是个变态)

#半强迫式的性爱

#粗口play

也许还有其他的什么,我这人没什么节操,多包涵

前文:

《噤声》

1

2

3(新章节!)

我就问你,你还记得这句话吗?

《噤声》 2

*ooc是必然的

*贺天黑化注意

*角色死亡注意

*强制play避雷注意

莫关山坐在沙发上看着贺天给自己翻出来的资料才对贺天口中的世界信了三分,剩下七分的有关自己和贺天恩爱的夫夫生活多半感觉是扯淡的。

“喂,贺天。”莫关山坐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站在一旁抱着手臂痞笑的贺天一眼,“世界末日了吗?”

“怎么可能,只不过是辐射造成的后遗症罢了。”贺天坐在莫关山旁边很自然地搭上他的肩膀,“你看我们不都好好的吗?”

有一种很强的违和感,莫关山看着贺天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其他人呢?”

贺天的眼神暗了一下,“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莫关山手微微颤抖,“我妈也……”眼眶一下子红了,“才十年,你是...

《噤声》 1(走链接)

>贺顶红
>ABO
>信息素:雨水x苦橙花
>反派Boss贺总攻x高中生毛毛
>毛毛穿越到十年后的世界,竟然世界末日了?还遇到了自称已经是他男朋友的贺天???
>无证驾驶
▼链接在这里《噤声1

©孙异能 | Powered by LOFTER